身障心無礙|拒絕被拒保 : 特別的理財計畫

坦白說,那晶亮的車頭與我接觸的瞬間,我還真有一種四分五裂的感覺。幸好,頭髮只有捲進車輪的底下,只感覺到細微的骨頭碎裂聲,喀拉喀拉的,可惜我動得有些勉強,不清楚車子就這樣瀟灑地離去。

那年,弟弟載著我,我從機車上摔了下來,差一點發生的事,如果住了院,大家很自然想到了保險,而我卻是保險員唯一避之唯恐不及的人類,「抱歉 ! 您的風險太高 ! 」「抱歉 ! 您的疾病無法保險」,就像蟑螂一樣只想遠遠躲避,雖然政府不斷呼籲開放不得拒保,也有相關的罰則,卻不敵市場機制,在一次次評估自己是否符合別人的要求戰爭中,逐漸耗弱自己的氣力,終於紛紛舉白旗投降,「保險」就像身心障礙者之間不能說的秘密。
如果保險公司說這不是生意,是社會正義!

范可欽(廣告導演)曾說,坐輪椅出車禍及騎摩托車出車禍的比例哪一個比較高?這是一般人的印象還是歧視?到底新的保單對身障者是不是正義還是廣告詞而已?以身心障礙者來說,風險高,保費就高,理賠相對機率小,任何人都不願意去保那個高保費的保險;如果理賠機率大,你一定搶著去保。至於現在普遍保險公司可接受承保的「輕度」者,也不一定願意保,因為根本不划算,我幹嘛傻傻地去幫其他人分攤醫藥費,而自己永遠用不到。保險公司為什麼不給身障者保險?因為給身障者保險,就是必然賠錢,一般保險公司,只是為了配合政府政策,假裝做公益、實行社會責任,但是每每都推出高保費、低保障的商品。如果以利益出發點,身障者永遠不會有便宜的保單,就一般人保險公司都做不到公平納保了( 如受傷時),還談什麼身障生可以公平納保。除非在很久以後,政府提出與保險業者提撥資金,願意掏出點錢,設置身心障礙者保險基金,創造財源補助保險業者,並推行投保之損失及相關配套政策,以增加投保數量和保額,還是需要政府或基金會的力量,還是需要別人才有一點希望。

如果無法保險,我還有甚麼選項?

如果想自食其力而不是當伸手牌,仔細想想,保險是個消費,帶來的收益微乎其微,就像買東西,售後有個保固,東西壞了免費維修,你會認為買個東西是投資嗎?如同A大所說 : 「四年前車禍手斷了,一毛都沒有拿到,…以現在來看,我覺得保險根本是不需要的東西。」

回歸到我們購買目的,如果主要是希望購買的產品和保障能帶來收益,以目前市場普遍情形來說,保險對於身障者根本是難以親近的商品,如果無法保險,我該怎麼辦?通常身障者在金錢觀念都保守,但我覺得不如將部分金錢拿去做「投資」,投資就是要賺錢,投資跟身障與否、保守與否無關,跟賺錢容易程度、承擔風險的心理強度有關。我的存錢方法不脫離前輩們的建議,首先做好財務儲蓄、生活醫療支付與投資等多種分配,接著學習如何創造被動收入,例如存入數位銀行(約2%)、購入配息高於3%的特別股等等都是一種選項,其實跟買終身險差不了多少,如果是大膽些買入5%報酬的股票,你根本不用買保險!

只要能以堅定的心性、積極的找錢、穩健的投資來面對財務,最重要是充分研究而穩定的理財計畫,買保險不一定等於有保障,當資產比你預期來的快,也就不怕任何保險員拒絕你,你可以先主動選擇從容和優雅地掛上電話,說一句 : 「謝謝!我目前不需要保險!」

發佈留言

one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