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障心無礙|後疫情的身心障礙者

You are currently viewing 身障心無礙|後疫情的身心障礙者

當疫情變成日常,當不便成為不變,我該如何面對?身障者該怎麼面對?

一、疫情日常很困難?

(一)血拼搶輸人、開伙像災難

我還記得,當疫情指揮中心宣布雙北升三級的那個星期,民眾蜂擁而至到各大超商搶購,總是慢人一步的我,這次也不例外。連QRC都來不及掃描,苦苦等待別人教學,只能拿架上剩餘較少見的牌子或高單價的物品,這和很多身心障礙者之前購買不到酒精或難以排隊的口罩是一樣的情形。

當臉書社群或自媒體分享,因疫情在家的新食譜新花樣時,對我來說反而就是一個大挑戰,只有單手自如的我,除了泡麵還可以、洗米倒水剩沒半點、切菜像狗啃,點火不是打不開就是燒焦,一道菜可能就要花上三小時,更何況是其他更嚴重的障礙者怎麼辦?

(二)無法看病與復健、心情很焦慮

因為疫情讓醫院能量超載,報導頻頻呼籲民眾「小病」不要上醫院,對每個月都要上大醫院拿癲癇藥及復健的我實在尷尬,只好乖乖選擇政府推薦的「替代方案」。但不是每間醫院或醫生開放「線上看診」,也有醫生認為個案檢查仍須到現場看診,不是所有病況都能線上解決,而我只好拿著「慢性病連續處方箋」,去了附近藥局,找了好幾家都無法拿到相同的藥,只拿到功能相似的藥替代,當然副作用也不同,究竟吃還是不吃?

復健對我來說一樣重要,一開始為了生病的右半身尋找復健科尋求治療,工作後左手及左腳因為使用過度,頻頻在夜晚疼痛和抽筋,右腳也越來越變形,雙手雙腳都更需要復健師及器材,這時候也無法進行了,手腳越發僵硬,走路也更加困難,究竟去還是不去?

二、還在工作中的身心障礙者

(一) 無法不觸碰的公共區域

人來人往的大眾運輸,是被列為群聚的高風險場所之一,卻是我出門上班必搭的工具。有許多人開始搭手扶梯、不扶手把;捷運位置不坐下、不拉環和不依靠開門隔板。如果是非要搭大眾運輸,對於身障者的朋友實在難以做到完全不觸碰,尤其我重心不穩,一定需要坐下與抓緊手把,如果沒有位置,一定優先站門口,緊拉著手把和依靠大面積的隔板,完全違背了同事的提醒和大眾習慣的防衛動作,把自己完全暴露在高風險的環境裡。

(二)有「防疫照顧假」卻無法請假照顧自己、

無法打疫苗的自己據衛服部及勞動部公開的「防疫照顧假」的規定是顧小顧老,卻不能顧是身障生本人。例如家中如有下列2種狀況之一,例如:12歲以下之學童:就讀國中、高中學校持有身心障礙證明之子女,照顧者也包含養父母、監護人或其他日常照顧學童的人(爺爺、奶奶等),家長其中一人得請防疫照顧假。但是成年障礙者本人呢?雖然比其他人更有風險,但沒辦法獲得更好的照護,無法得到優先居家的權益、也無法請防疫照顧假。

另外,身心障礙患者並沒有在公費名單中,即使有議員汪志冰指出,「身障人士在生活和工作上不便,如身障者家庭有人染疫,不僅無收入更要負擔工作成本,造成極大經濟負擔,社會局應責成專責單位,及時提供必要人力及所需生活經費,以解決困境。」至今仍有很多立委還團體還在為我們請命,但我們依然不是優先施打的族群。

三、疫情困難如何變成日常?

(一)學習數位新生活

疫情雖然很可怕,但更可怕的是放棄學習和自我。除了守護健康,面對未來的數位新時代,我並不覺得障礙者會被時代淘汰,反而是一個轉機和福音,因為只要有完善的無障礙設備,我們仍可透過學習,有更大的機會與人公平競爭,將自己的技能更進化,未來公司考核更能公平對待,也省去了公共社交時的歧視和「視覺偏見」(視覺造成的偏見,最初源自殖民地時期,西方國家白人對待黑奴的歧視,在此我引申為對障礙者的視覺偏見或以貌取人。)

只有數位化程度越完善,障礙者在未來才有可能獨立生存。我在大學時期交了一群視障的好友,也曾經到過盲友會擔任過工讀生,協助識別翻譯和掃描教科書,其實視障者和聽障者非常依賴輔具及電腦設備,「人機共存」早就是必備的技能。換句話說,如何藉由學習數位工具改善生活、不論是食衣住行育樂方面,甚至提升學習力,恐怕是障礙者是刻不容緩的事。

但是,身心障礙者的障礙不是自身,而是環境,如果我們要與時俱進的使用數位科技來學習,最需要的就是無障礙網頁,又稱網頁親和力(又稱網路無障礙,Web accessibility)。我觀察到除了以上政府單位及社福團體設置的無障礙網站,Google、Facebook、YouTube等及手機部分Android 11.0及iso都有建置無障礙功能。

至於台灣政府和法規的部分,自2003年起即開始推動無障礙網頁,先由公部門中央機關做起,陸續推動到各級地方學校等單位,根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 109年度無障礙網頁標章認證檢測服務等簡報成果」109年度機關單位網站取得標章現況僅有35%,亦無統計台灣國人常用的國際網站和搜尋引擎的無障礙網頁數據,我觀察到有許多標榜無障礙網站,實際使用上仍有困難。另外107年的調查,視覺障礙者有哪些想使用的服務,因網站沒有提供無障礙網頁而沒辦法用,線上購物均在前三名之列,以上情況均非常需要改進,出了學校後的無障礙數位資源難以獲得,也阻擋了我們線上學習的道路。

整體來說,線上購物通常價錢更貴,沒有無障礙系統支援,因疫情送貨員無法用現金交易、無法見面送到家確認貨品,要弱勢的障礙者怎麼買得下去?不論是線上購物、無障礙上課及有聲書,無論網站數量還是內容對台灣的障礙者而言,明顯不夠友善也不足量,更無法只靠線上工具就可以達成改善生活和學習能力。

(二)自我復健和保健

在疫情之前,我在醫院或復健中心的運動量本來就不足,也不能永遠都依靠其他人做治療。到復健科不僅花時間,且復健師必須照顧很多人,無法全心給予我協助和諮詢。現在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必須盡量減少到醫院,又暫時打不到疫苗、平時為了外出上班也沒辦法居家防疫,自我的復健、保健絕不可少。障礙者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執行簡單的肌力及步態訓練,不僅能達到更好的治療效果,而且自己願意多動,才是健康的關鍵。

此外,我們也必須視自己的身體情況,減輕或加強相關動作。而且無論做什麼運動,一定要早睡早起、多喝水、多動動並保持心情平靜。

如果一定要外出,我建議障礙者若搭大眾運輸有五個注意步驟,第一:可多利用搭乘電梯的方式,既減少與人近距離的站在手扶梯踏板、減少觸摸手把。第二:在座位上不移動,手盡量不碰臉、鼻、眼、耳與口罩。第三:地上最髒,包包、物品及袋子不落地。第四:外出到定點後,兩手洗淨及消毒。第五:回家後,鞋子放置通風處、消毒雙手、門把、鑰匙、手機及包包等、洗手洗臉、外套掛在陽台通風處及反脫衣服丟洗衣機洗淨。

不論是在家復健還是出門保健,雖然是簡單的步驟,只要持續做好,不管有沒有疫情,或許這才是健康的的長久之計。

四、疫情只是暫時,生活卻是一輩子

或許很多障礙者目前在乎的是紓困補助,或許在乎的是疫苗,但是疫情終究只是一個警示,我們都要勇敢的撐住,藉此更加愛護照顧本人,學習在困境中找到更好的生機,藉此反思這個社會和自己,畢竟疫情只是暫時,堅強而勇敢地活下去,才是一輩子。轉載自臺灣公民對話協會 – 多多益善 : 【抗疫群象-身心障礙篇】左邊女孩/疫情只是暫時,堅強勇敢的活下去才是一輩子的事


「身障心無礙」也有聲音了 ! 頻道可以直接點以下連結 :

Apple Podcast ||Spotify ||SoundOn ||KKBOX Podcast ||Google Podcast ||

發佈留言

nine − nine =